新華網 正文
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
2019-08-16 10:05:5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北京8月16日電?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16日發表《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白皮書。全文如下:

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

(2019年8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目錄

  前言

  一、開展教育培訓工作勢在必行

  二、依法開展教育培訓工作

  三、教育培訓的內容

  四、學員的基本權利得到保障

  五、教育培訓工作取得顯著成效

  六、探索出去極端化的有益經驗

  結束語

  前言

  恐怖主義、極端主義是人類社會的共同敵人,反恐、去極端化是國際社會的共同責任。消除恐怖主義、極端主義這一嚴重危害人民生命安全的社會毒瘤,維護人的尊嚴和價值,保障人民的生命權、健康權、發展權,使人民在安寧祥和的社會環境中幸福生活,是世界上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執政的基本理念和根本任務。

  多年來,國際社會為打擊和預防恐怖主義、極端主義,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和生活幸福,作出了不懈努力,付出了巨大犧牲。世界上許多國家和地區,從本國和本地區實際出發,積極探索打擊和預防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的有效措施和辦法,積累了寶貴經驗。

  新疆是中國反恐、去極端化斗爭的主戰場。一段時期,新疆深受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之害,人民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威脅。新疆堅持標本兼治,打擊與預防相結合,通過依法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以下簡稱“教培中心”),開展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以下簡稱“教培工作”),著力消除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滋生蔓延的土壤和條件,有效遏制了恐怖活動多發頻發勢頭,最大限度保障了各族人民的生命權、健康權、發展權等基本權利,取得了反恐、去極端化斗爭重要階段性勝利。

  一、開展教育培訓工作勢在必行

  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在新疆由來已久。20世紀初至40年代末,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借助“泛突厥主義”“泛伊斯蘭主義”思潮,試圖在新疆建立“政教合一”的“東突厥斯坦”國。形形色色的“東突”勢力為了達到分裂中國的目的,鼓吹宗教極端主義,實施了一系列暴力恐怖活動。在此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宗教極端主義對新疆的滲透從未停止,暴力恐怖活動時有發生。

  20世紀90年代以來,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在全球蔓延加劇,給人類社會造成重大災難。美國、英國、法國、德國、西班牙、比利時、俄羅斯、土耳其、埃及、印度、印度尼西亞、新西蘭、斯里蘭卡等世界上許多國家和地區都發生了受極端主義影響的暴力恐怖襲擊案(事)件,造成大量人員傷亡和重大財產損失,嚴重威脅世界和平,給人類社會發展投下陰影。

  據不完全統計,自1990年至2016年年底,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暴力恐怖勢力在中國新疆地區策劃實施了數千起爆炸、暗殺、投毒、縱火、襲擊、騷亂、暴亂等系列暴力恐怖案(事)件,造成大量無辜群眾被害,數百名公安民警殉職,財產損失無法估算。

  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的產生有著復雜的國際國內背景,受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因素影響,與特定國家、特定地區、特定民族、特定宗教、特定社會制度無關。反恐、去極端化既是世界性課題,也是世界性難題。多年來,一些國家和地區為了有效反恐、去極端化,根據自身實際,積極探索打擊和預防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的具體路徑和辦法,但由于各自的歷史文化傳統、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公民受教育程度及就業能力狀況等存在差異,采取的辦法和舉措也不盡相同。

  新疆特別是位于南疆的喀什地區、和田地區、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阿克蘇地區等四地州,由于宗教極端主義滲透時間長,影響范圍廣,毒害程度深,暴力恐怖案(事)件在一段時間多發頻發,且涉案人員眾多,影響群體龐大,導致反恐、去極端化形勢嚴峻。

  宗教極端勢力利用信教群眾樸素的宗教感情,借助當地信教人口眾多、對外交流不暢、農牧業就業承載有限、信息閉塞、現代科學知識匱乏等客觀因素,散布宗教極端主義。宗教極端勢力肆意歪曲宗教教義教規,將極端主義與宗教捆綁在一起,與廣大信教群眾捆綁在一起,與社會生活捆綁在一起,鼓動推翻世俗政權,妄圖建立教法統治的國家。宗教極端勢力否定一切世俗觀念和現代文明成果,鼓吹所謂“圣戰殉教進天堂”,殘害所謂“異教徒”“叛教者”,致使當地正常宗教活動遭到嚴重破壞,中道正信的宗教人士受到排斥、迫害,甚至被殺害。因宗教極端主義影響,大量信教群眾被套上了沉重的精神枷鎖,正常生產生活受到嚴重干擾,社會經濟發展受到嚴重制約。

  為了強化對信教群眾的精神控制,宗教極端勢力持續煽動信教群眾抵制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排斥現代科學知識;歪曲炮制所謂“教法、家法”,將其作為行為準則,對抗國家憲法法律;鼓吹“來世天定”,蠱惑信教群眾拒絕學習掌握就業技能、改善經濟條件、提升自我發展能力。大量群眾不具備掌握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不具備基本法律知識。

  在宗教極端主義的滲透和控制下,許多人參與或者被教唆、脅迫、引誘參與恐怖活動、極端主義活動,但尚屬情節輕微,或未造成實際危害后果;一些人雖因恐怖活動犯罪、極端主義犯罪被定罪處刑,但并未完全脫離宗教極端主義束縛。由于上述人員受宗教極端主義毒害深,喪失了對正常生活和法律界限的理性辨識能力,如果不對他們采取積極干預措施,就不能解除宗教極端主義對他們的桎梏,就無法使他們融入正常的社會生活,就不可能使他們實現個人的更好發展。

  面對嚴峻形勢和復雜情況,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堅持標本兼治方針,既依法嚴厲打擊少數嚴重暴力恐怖犯罪,又最大限度地教育挽救感染宗教極端主義、有輕微違法犯罪的人員。依法設立教培中心,對學員進行系統的教育培訓,是遏制暴力恐怖案(事)件多發頻發、鏟除宗教極端主義滋生蔓延土壤的迫切需要,也是有效提升學員文化知識水平、掌握勞動技能、促進就業和增加收入的迫切需要,更是實現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的迫切需要。

  二、依法開展教育培訓工作

  新疆開展教培工作的做法既符合國家法治精神和要求,又體現了國際社會反恐、去極端化的原則和理念。

  新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和《宗教事務條例》等法律法規,依照法定程序,制定并修改完善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辦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兩部地方性法規。

  中國法律區分了違法行為和犯罪行為,并規定了不同的執法司法主體和處理程序。其中,視具體違法或犯罪情節不同,有的由包括公安機關在內的行政機關依法予以行政處罰;有的由公安機關偵查終結,移送檢察機關審查后,由檢察機關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有的在檢察機關提起公訴后,由審判機關依法審理定罪處刑。

  具體在恐怖主義、極端主義違法犯罪案件中,依照法律規定,視具體情節及當事人表現,除由檢察機關提起公訴,由審判機關定罪處刑的外,有的案件是由公安機關等行政機關依法作出處理,有的案件是由檢察機關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這些不同的處理方式和程序,恰恰體現了國家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和教育挽救的方針。為了貫徹標本兼治的原則,中國法律和地方性法規對參與恐怖活動、極端主義活動的人員,還規定了幫教、安置教育等措施。

  新疆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辦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等法律法規,設立了教培中心,開展幫教等工作。目前進入教培中心的學員有三類:一是被教唆、脅迫、引誘參與恐怖活動、極端主義活動,或者參與恐怖活動、極端主義活動情節輕微,尚不構成犯罪的人員。二是被教唆、脅迫、引誘參與恐怖活動、極端主義活動,或者參與恐怖活動、極端主義活動,有現實危險性,尚未造成實際危害后果,主觀惡性不深,能夠認罪悔罪,依法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自愿接受培訓的人員。三是因恐怖活動犯罪、極端主義犯罪被定罪處刑,刑滿釋放前經評估仍有社會危險性,人民法院依法決定在刑滿釋放后進行安置教育的人員。對第一、第三類人員,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第二十九條、第三十條的規定,依法進行幫教或安置教育。對第二類人員,則本著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打擊少數、挽救多數,對認罪悔罪、自愿接受培訓的人員,在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后對其進行幫教。

  新疆開展教培工作的具體法律程序是,由有關機關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等相關法律法規規定,對相關行為性質和情節進行認定,對相關人員作出處理。其中,對第一類人員,由公安機關依法作出處理,由教培中心進行幫教;對第二類人員,由公安機關依法偵查,檢察機關經審查作出不起訴決定后,由教培中心進行幫教;第三類人員在刑滿釋放前經評估具有社會危險性的,依據人民法院決定在刑滿釋放后進行安置教育。

  對上述人員,通過“集中培訓、寄宿學習、實踐培養”等多種形式開展免費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并在學員考核達標后頒發結業證書。學員結業后,可以自主擇業,也可以由有關部門協助安排就業。

  新疆教培工作也符合國際社會有關公約、倡議中明確的基本原則。作為國際社會負責任的一員,中國積極支持聯合國在國際反恐合作中發揮主導和協調作用,堅持遵循《聯合國憲章》和其他國際法原則準則,支持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的一系列反恐決議,大力推動《聯合國全球反恐戰略》(60/288)全面實施。目前,中國已加入《制止恐怖主義爆炸的國際公約》《制止向恐怖主義提供資助的國際公約》《制止核恐怖主義行為國際公約》《反對劫持人質國際公約》等國際反恐公約。此外,在上海合作組織框架下,中國與有關國家締結了《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上海公約》《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合作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構想》《上海合作組織反恐怖主義公約》《上海合作組織反極端主義公約》《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合作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2019-2021年合作綱要》《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和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關于打擊恐怖主義、毒品走私和有組織犯罪行動計劃》等文件。

  聯合國《防止暴力極端主義行動計劃》(70/674)報告指出,貧困、失業、缺乏就業機會和教育程度低,以及暴力極端主義團體隨意歪曲和利用宗教信仰、族裔差異和政治思想體系等方面是形成暴力極端主義的背景和成因。行動計劃建議,防止暴力極端主義必須擴大應對措施,更早介入,消除促成暴力極端主義的因素,用預防措施配合打擊暴力極端主義。行動計劃提出,將國家發展政策與可持續發展目標保持一致,消除一切形式的貧困,確保優質教育,讓全民享有終身學習機會;為暴力極端主義團體的人提供教育機會和經濟機遇,鼓勵其脫離暴力極端主義團體;向青年提供繼續學習機會、職業培訓資源、創業才能培養。新疆開展教培工作正是中國落實國際社會反恐、去極端化倡議及其理念的具體表現。

  三、教育培訓的內容

  為有效遏制宗教極端主義蔓延擴散、暴力恐怖案(事)件多發頻發勢頭,新疆依法開展教育培訓工作,在一些區、縣設立教培中心。

  教培中心屬于學校性質。針對新疆反恐、去極端化的實際需要,設置了以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職業技能以及去極端化為主要內容的教學課程。

  針對學員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普遍水平低的問題,開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培訓。教培中心開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培訓有充分的憲法和法律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均保障各民族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也規定,國家推廣全國通用的普通話,公民有學習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權利,國家為公民學習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提供條件。教培中心充分保障憲法賦予公民的學習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權利,為學員提供學習條件。安排有教師資格的國家通用語言專業教師,使用專門為學員編寫的教材,按照普通學校授課方式,快速提升學員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能力。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培訓,是在尊重少數民族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權利前提下進行的,目的在于增強掌握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能力,使學員獲得學習科學文化知識、職業技能、外出經商務工、與其他民族群眾交流、適應現代生活的語言工具,而不是要剝奪或者限制使用、發展本民族語言文字的權利。

  針對學員普遍缺乏法治意識,開設法律知識課程。教培中心將學習法律知識作為培養學員增強國家意識、公民意識、法治意識的關鍵環節。聘請法官、檢察官、律師等講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辦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宗教事務條例》等法律法規。通過學習,使學員增強對公民權利義務的認識,建立平等享有權利、履行公民義務的觀念,自覺遵守國家憲法法律,按照憲法法律賦予的權利和義務行事。

  針對學員缺乏職業技能、就業困難的問題,開展職業技能培訓。教培中心將學習職業技能作為提升學員就業能力的重要途徑,根據當地需求和就業條件,設置服裝鞋帽加工、食品加工、電子產品組裝、排版印刷、美容美發、電子商務、汽車維修、建筑裝飾、畜牧養殖、果樹栽培、保健推拿、家政服務、手工藝品制作、插花、地毯編織、繪畫、樂器演奏、舞蹈演藝等培訓課程,對其中有愿望有條件的學員進行多技能培訓,確保學員結業后能夠較為熟練地掌握1-2門職業技能。教培中心注重將課程學習與實訓操作相結合,提高學員實際操作能力。實訓操作是實踐教學,不是在工廠務工,不是在企業就業,更不是強制勞動。

  針對學員不同程度地受宗教極端主義影響和控制的問題,教培中心將去極端化貫穿全過程。通過分階段學習法律法規、民族宗教政策和宗教知識,揭露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的危害,使學員全面準確了解國家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深刻認識到什么是合法宗教活動、什么是非法宗教活動、什么是宗教極端主義,真正明白宗教極端主義完全違背了宗教教義,努力使學員認清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的罪惡本質和嚴重危害,擺脫其影響和控制。教育培訓從不干預學員信仰自由,從未進行改變學員宗教信仰的教學活動。

  四、學員的基本權利得到保障

  尊重和保障人權,是中國憲法規定的基本原則,并在中國的各項法律制度和中國政府開展的各項工作中得到充分體現。新疆開展教培工作,是政府依法采取的一項社會治理措施,旨在保障人民生命安全,保障公民基本權利不受侵犯。在開展教培工作過程中,教培中心嚴格貫徹落實憲法和法律規定,保障參與培訓學員的基本權利不受侵犯。

  教培工作根本不是什么限制、剝奪人身自由的措施,而是依法采取的幫助學員擺脫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束縛的重要措施,是實現人的思想解放、素質提升和更好發展之舉。

  中國法律明文禁止任何基于地域、民族、宗教等理由的歧視性做法,這一規定在新疆得到了切實執行。教培中心確定教育挽救對象的唯一標準是是否有過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違法或犯罪行為,與其所在的地區、所屬的民族和所信仰的宗教毫無關系。

  學員在教培中心學習過程中的人身自由得到依法保障。教培中心充分保障學員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嚴禁以任何方式對學員進行人格侮辱和虐待。教培中心實行寄宿制管理,學員可定期回家,有事請假,學員有通信自由。

  在教培中心,各民族的風俗習慣和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的權利都得到充分保障。教培中心各項規章制度、課程表、食譜等均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和當地少數民族語言文字。教培中心充分尊重和保障不同民族學員的風俗習慣,免費提供種類繁多、營養豐富的清真飲食。

  教培中心尊重學員的宗教信仰自由。《宗教事務條例》規定,禁止在宗教院校以外的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傳教、舉行宗教活動、成立宗教組織、設立宗教活動場所。教培中心在管理上實行教育與宗教相分離,學員不得在校內組織、參加宗教活動,但信教學員回家時可以自主決定是否參與合法宗教活動。

  教培中心配備雙語教師、輔導員、醫生和后勤服務管理人員等,保障學員正常學習生活。教培中心生活設施齊全,室內冬天有暖氣、夏天有空調或風扇,宿舍有電視,浴室免費對學員開放。設置醫療室,每天24小時免費向學員提供醫療服務,小病可在醫務室就診治療,重癥急癥可快速送醫院救治。

  教培中心充分尊重學員各方面精神文化生活需求,有室內外體育文化活動場所,經常舉辦豐富多彩的文體娛樂活動。設置圖書閱覽室,方便學員讀書學習。設置法律咨詢室,幫助學員及時解決法律層面的困難和疑問。設置心理咨詢室,提供心理咨詢服務,關心學員心理健康。所有學員均享受養老、醫療等社會保險,免費參加全民健康體檢。

  為解除教培學員的后顧之憂,新疆各級政府對教培學員家庭平等落實社會保障、教育醫療、脫貧攻堅等各項優惠政策,幫助學員親屬解決生產、生活、就業、就學、就醫等方面的實際困難,增強了學員參加學習培訓的動力。

  五、教育培訓工作取得顯著成效

  新疆開展教培工作,最大限度挽救了有恐怖主義、極端主義違法或犯罪行為的人員,最大限度消除了滋生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的土壤和條件,最大限度保障了公民的基本權利免受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的侵害,取得了良好效果。參加教育培訓的人數是動態的,有進有出。隨著教培工作的有效展開和推進,大多數學員已達到培訓要求順利結業。

  ——學員的綜合素質得到提升。學員法治意識得到提高,普遍認識到作為國家公民必須遵守國家憲法和法律。學員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能力得到提高。許多學員以前不具備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能力,結業時初步實現能聽懂、能交流、能閱讀、能書寫。學員通過學習職業技能知識,大多數掌握了一定的實用技能,就業能力得到提高。已有多批次學員達到標準從教培中心結業,有的在工廠或其他企業就業,有的自主創業,還有一些為了不斷提升自我,到中職、高職等院校繼續深造學習。

  ——宗教極端主義有效祛除。通過學習,絕大多數學員都能夠認清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的本質和危害,擺脫了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的精神控制。學員的國家意識、公民意識、法治意識明顯增強,辨別是非能力明顯提高。大多數學員能夠認清宗教極端主義不是宗教,抵御宗教極端主義滲透的能力明顯增強。

  ——社會風氣明顯好轉。在學員的學習生活過程中,教培中心注重引導學員轉變觀念,提倡各民族相互尊重風俗習慣,在衣食住行、婚喪嫁娶、禮儀風俗等方面順應現代社會發展要求,并大力傳播現代文明理念,使學員擺脫陳規陋習束縛。在教培工作的積極影響下,新疆社會風氣明顯好轉,正氣上升,邪氣下降,宗教極端主義的傳播受到自覺抵制,追求現代科學技術知識、文明生活風尚的社會氛圍日漸濃厚。

  ——社會大局持續穩定。開展教培工作以來,新疆已連續近3年未發生暴力恐怖案(事)件,宗教極端主義滲透得到有效遏制,社會治安狀況明顯好轉,民族平等團結,宗教和睦和順,人民生活安定祥和。據統計,2018年,新疆旅游業大幅增長,共接待境內外游客超過1.5億人次,同比增長40%;其中境外游客262.6萬人次,同比增長11.83%。2019年1月至6月,新疆接待境內外游客7589.35萬人次,同比增長46%。

  ——各族人民普遍支持。通過教育培訓,學員們認清了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的本質和危害,感謝教育培訓使他們“在走向恐怖犯罪的路上回了頭”“解除了宗教極端主義的精神枷鎖”。教培工作有力維護了新疆社會安定和諧,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各族人民的基本人權,得到了各族人民的擁護。許多人切身感受到,新疆今天的大好局面來之不易,沒有教培工作就沒有今天的安穩日子。

  ——國際社會積極評價。新疆的教培工作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2018年12月底以來,一些國家駐華使節、聯合國官員、有關國家常駐日內瓦主要外交官,以及一些國家政黨、社會組織、媒體記者和宗教團體等40多批(團、組)、近千人到新疆參觀訪問。百聞不如一見。通過實地參觀訪問,許多人認清了真相,理解了新疆開展教培工作的緊迫性、必要性、合法性、合理性。他們紛紛表示,受宗教極端主義影響,新疆的暴恐活動慘無人道、令人憤慨,教培工作挽救了那些受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控制的學員,新疆的教培工作為國際社會反恐、去極端化斗爭作出了重要貢獻,積累了寶貴經驗,很有借鑒價值。伊斯蘭合作組織外長理事會第46次會議通過決議,贊賞中國為關懷本國穆斯林所作的努力。

  一些實地采訪過新疆教培中心的外國媒體記者,紛紛發表報道文章,客觀介紹教培中心的真實情況,對新疆開展教培工作表示理解、肯定和支持。

  2019年5月15日,沙特《利雅得報》記者在題為《新疆——中國“一帶一路”的門戶》的報道中說:“中國尊重少數民族以及他們的宗教信仰。”“為尊重和照顧少數民族的飲食、衣著、節日、婚嫁和葬禮等習俗,中國各級政府和有關部門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和法規。”“在新疆,各民族都有保持或改變自己生活習俗的權利,這是中國的一貫政策。”

  2019年5月15日,埃及《金字塔晚報》記者在題為《中國利用培訓和再教育方式應對極端主義》的報道中說:“世界各國根據實際情況,采取了多種預防性措施應對恐怖主義和極端思想,其中中國政府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采取的應對極端思想的措施可以提供有益經驗。”“新疆設立教培中心是為培訓那些受恐怖組織極端思想影響的年輕人,為他們提供機會重新融入社會并走上正軌,遠離恐怖主義的魔爪。”土耳其DHA表示,教培中心為學員提供人性化管理和服務,中心沒有虐待行為和限制人身自由,學員學習、生活都很愉快。訪問期間的所見所感同美西方宣傳的負面內容大相徑庭,深感其雙重標準之野蠻無理。

  美國《國際聚焦》雜志2019年5月號刊發《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之旅》一文,指出,喀什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秩序井然,許多年輕人以前是極端思想的受害者,如今在學習職業技能,有人在教他們更好的謀生手段。他們吃得好,生活條件也好。記者同其中幾個人交流,他們受到良好對待,看上去很快樂。有人或許認為這些年輕人受到脅迫,但快樂是裝不出來的。

  2019年7月5日,新加坡《海峽時報》刊登《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里的故事》一文,生動介紹了新疆教培中心的真實情況以及多位學員培訓前后的轉變。文章寫道,毋庸置疑,從去極端化和國家治理的角度,新疆教培中心的做法是富有成效的。記者在與學員的接觸中了解到,許多學員都有過被從智能手機下載的極端視頻和宣傳書籍激進化的經歷。培訓中心的氣氛就像是一所寄宿學校。記者看到政府為貧困民眾建造房屋,當地集市繁榮,民眾可以獲得各種醫療服務,盡享民族歌舞表演。中國政府不僅沒有壓制當地文化,而且還在獨生子女政策等方面給予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許多特殊政策。

  六、探索出去極端化的有益經驗

  多年來,為應對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的威脅,消除恐怖主義、極端主義滋生蔓延的土壤和條件,維護人民生命安全和社會穩定,世界上一些國家堅持從本國實際出發,積極探索反恐、去極端化有效辦法,并積累了有益經驗。

  有的國家設立“去極端化中心”,對受過極端主義感染的群體進行一段時間的教育轉化,通過個體或集體體育活動、心理輔導,穿插對宗教現實和世俗主義的討論等,使學員獲得心理恢復,并通過技能和職業培訓使學員重新融入社會。有的國家設立“教育轉化中心”,把極端分子分為自首者、潛在者、犯罪者三類,依托家庭、社區,并配合精神干預治療、經濟幫扶等措施,進行去極端化改造。有的國家在監獄和社區兩個層面對恐怖分子及高危群體進行教育轉化,通過甄別、康復、再教育、回歸社會、評估等辦法,對涉恐罪犯進行去極端化改造。有的國家譴責極端分子對伊斯蘭教義的錯誤解釋,鼓勵宗教包容,提出回歸“溫和伊斯蘭”,并設立教化中心,通過集中管控和回歸社會兩個階段對受極端主義影響的人員進行教育轉化。有的國家通過啟動“轉化和脫離”項目,強制要求曾涉恐人員和返國恐怖嫌犯必須參加培訓,并在全國設立隔離中心,用于拘押極端分子,以防止其在監獄感染其他在押人員。有的國家在社區采取相關措施,對受極端主義影響的人員進行早期干預,并采取社會動員的方式及早發現并制止年輕人加入極端組織的企圖,防止發生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行為。

  新疆通過設立教培中心,開展教培工作,對受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影響的人進行教育挽救,與世界上一些國家和地區的做法是相通的,目的都是為了防微杜漸、治病救人,最大限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權免受恐怖主義、極端主義侵害。

  新疆開展教培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效,為國際社會開展反恐、去極端化探索出了有益經驗。

  ——堅持因地制宜去極端化。新疆開展教培工作,既積極借鑒國際社會反恐、去極端化經驗,又堅持從區情和面臨的具體反恐、去極端化形勢出發,有針對性地開展工作,力求取得實際效果。新疆緊密結合反恐、去極端化斗爭實際,充分借鑒國際社會反恐和去極端化經驗,對受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影響的人有針對性地開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職業技能教育培訓,祛除極端化思想,取得了社會公認的實際效果,有力維護了新疆的社會穩定,也有效維護了宗教健康發展的環境。

  ——堅持打防結合、預防為主。堅持標本兼治方針,一手抓打擊,對恐怖主義、極端主義保持高壓態勢;一手抓預防,以教育挽救為主。通過開展教培工作,對多數受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影響但罪行較輕的人,進行教育挽救保護,用拉的方式而不是推的方式,用挽救的方式而不是嚴懲的方式,用關愛的方式而不是嫌棄的方式,進行幫教,使其擺脫宗教極端主義的束縛,能夠知法守法,能夠掌握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并具備一定的知識文化和勞動技能,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實現人生價值。

  ——堅持弘揚法治精神。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新疆開展教培工作,消除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滋生土壤和環境,始終高舉法治旗幟,堅決維護憲法和法律權威,堅持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處理問題,使各項工作始終在法治軌道上進行。教培中心的去極端化工作,始終堅持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堅持不與特定地域、民族、宗教掛鉤。

  ——堅持尊重和保障人權。開展教培工作,既保障了各族人民的基本人權免受侵害,又最大限度地挽救了受宗教極端主義影響的有違法犯罪行為人員。教培中心堅持以人為本,依法實行規范化、學校化管理,提供人性化服務,嚴禁以任何方式對學員進行人格侮辱和虐待,保障學員的人身自由。教培中心為學員提供優質的教學資源和多樣化的技能培訓,最大限度保障學員享有受教育權利。

  ——堅持政府擔當有為。保障人民生命權、健康權、財產權,使人民各項基本權利免受侵犯,在安定祥和的社會環境中生活,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新疆各級政府,本著對人民高度負責的態度,對受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影響的人,進行教育挽救,做了大量耐心細致的工作,付出了難以想象的艱辛。教培工作的成功開展,伸張了社會正義,維護了人的尊嚴,樹立了政府良好形象。

  結束語

  實踐證明,新疆開展教培工作,有效消除了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滋生蔓延的土壤和條件,切實保障了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命權、健康權和發展權,不僅使新疆實現了社會穩定,也有力維護了地區安全和穩定。這一做法完全符合國際社會反恐、去極端化的基本精神和基本原則,完全符合世界各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和要求。

  新疆開展教培工作,目的在于從源頭上消滅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完全是尊重和保障人權之舉。國際上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出于意識形態的偏見和不可告人的目的,以各種方式對新疆教培中心進行污名化,企圖否定新疆為反恐、去極端化付出的巨大努力,這是新疆各族人民絕不能答應的。國際上有的國家、組織或個人在反恐、去極端化問題上搞“雙重標準”,說到底是對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的袒護、縱容,嚴重違背了國際道義和人類良知,為一切善良和正義的人們所不齒。

  面對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對人類的嚴重戕害,面對反恐、去極端化這一世界性難題,新疆各級政府以高度負責任的態度,積極借鑒國際經驗和做法,通過開展教培等工作,取得了反恐、去極端化斗爭的重要階段性勝利,新疆的做法理應得到國際社會的理解和尊重。

  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斗爭,仍有可以不斷完善的地方,仍有許多工作要做。新疆將堅持從本地實際出發,繼續遵循《聯合國全球反恐戰略》(60/288)和《防止暴力極端主義行動計劃》(70/674)等文件精神,堅持打防結合、預防為主的原則,不斷完善教培工作,為保障新疆各族人民的各項基本權利,實現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作出不懈努力。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883270
彩先知彩票 玉环县 | 永兴县 | 黔南 | 昆明市 | 阳高县 | 沭阳县 | 宜春市 | 徐州市 | 南汇区 | 石柱 | 苏尼特左旗 | 镶黄旗 | 家居 | 苏州市 | 承德县 | 汨罗市 | 米脂县 | 荃湾区 | 都昌县 | 松潘县 | 沙田区 | 沁源县 | 平度市 | 方城县 | 泰安市 | 吉隆县 | 西昌市 | 铅山县 | 繁峙县 | 施秉县 | 忻城县 | 静乐县 | 开封县 | 永川市 | 牙克石市 | 隆化县 | 留坝县 | 缙云县 | 遂川县 | 铜陵市 | 永吉县 | 巢湖市 | 桐城市 | 固阳县 | 河北省 | 孝昌县 | 龙门县 | 紫云 | 秦安县 | 渝中区 | 密山市 | 永兴县 | 武宣县 | 张掖市 | 清原 | 苍南县 | 宁国市 | 侯马市 | 房产 | 敦化市 | 土默特左旗 | 饶阳县 | 永昌县 | 巫山县 | 辉南县 | 潼南县 | 天祝 | 北辰区 | 武山县 | 长治市 | 嵊州市 | 拜泉县 | 康平县 | 海门市 | 丹江口市 | 辽阳市 | 准格尔旗 | 凭祥市 | 蓝山县 | 台安县 | 剑河县 | 漠河县 | 澜沧 | 尖扎县 | 广德县 | 东源县 | 县级市 | 昭觉县 | 黔江区 | 天柱县 | 商南县 | 乐东 | 汕头市 | 孝昌县 | 德清县 | 泸州市 | 杭锦旗 | 双流县 | 商都县 | 汤阴县 | 东乡 | 综艺 | 博乐市 | 准格尔旗 | 浮山县 | 泗阳县 | 福鼎市 | 汕尾市 | 常宁市 | 胶州市 | 喀喇沁旗 | 大竹县 | 东方市 | 定远县 | 黔西 | 四平市 | 牟定县 | 凤阳县 | 雷波县 | 类乌齐县 | 南开区 | 南召县 | 个旧市 | 肃南 | 宁阳县 | 桐柏县 | 鄱阳县 | 东宁县 | 吐鲁番市 | 公安县 | 肥东县 | 青龙 | 宣武区 | 元阳县 | 三门县 | 两当县 | 肇源县 | 乐陵市 | 延川县 | 朝阳县 | 新民市 | 巴林右旗 | 孝义市 | 河津市 | 屯门区 | 简阳市 | 栾川县 | 广灵县 | 灵山县 | 黑山县 | 武威市 | 上蔡县 | 乌鲁木齐县 | 新丰县 | 沁源县 | 湖南省 | 米林县 | 房产 | 湾仔区 | 集安市 | 苍南县 | 兴城市 | 正定县 | 泾阳县 | 商水县 | 舒城县 | 霍邱县 | 定边县 | 泰兴市 | 错那县 | 舞钢市 | 海晏县 | 大城县 | 博爱县 | 屯昌县 | 东光县 | 高邮市 | 金门县 | 晋江市 | 苏尼特左旗 | 伊春市 | 灌南县 | 古田县 | 北宁市 | 青海省 | 岳阳市 | 广丰县 | 微博 | 建昌县 | 丰顺县 | 阿巴嘎旗 | 许昌市 | 云梦县 | 北流市 | 兴业县 | 孟津县 | 东明县 | 济宁市 | 南宁市 | 分宜县 | 外汇 | 宁津县 | 伊春市 | 富民县 | 连江县 | 日土县 | 荣成市 | 盐源县 | 佛教 | 海盐县 | 汤阴县 | 万源市 | 浦北县 | 监利县 | 肥东县 | 稷山县 | 丰都县 | 五莲县 | 昌江 | 南昌县 | 隆化县 | 贺州市 | 司法 | 进贤县 | 保山市 | 邯郸市 | 高青县 | 海南省 | 合川市 | 德昌县 | 中江县 | 望谟县 | 开阳县 | 三亚市 | 天峨县 | 垦利县 | 绥棱县 | 武安市 | 沈丘县 | 黔南 | 抚远县 | 大关县 | 沁水县 | 阜南县 | 江永县 | 三台县 | 陕西省 | 日土县 | 宁南县 | 红安县 | 龙南县 |